原标题:资源为上、成本领先,这家企业不愧是黄金龙头!

摘要

1、立足胶东,外延全球的黄金产业链龙头。公司为深耕国内、布局全球的黄金全产业链龙头公司,业务范围包括:黄金开采、选矿和冶炼,黄金矿山专用设备、建筑装饰材料的生产、销售。其背靠的山东黄金集团为山东省国资委控制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拥有逾40年的黄金开采行业营运经验,旗下资源丰富,现有4家矿山位居“中国10大黄金矿山”之列,3家矿山位居“中国黄金经济效益十佳矿山”之列,11家矿山被授予“国家级绿色矿山”,在集团优质资产未来优先考虑注入上市公司的前提下,山东黄金增储潜力不可小觑。

2、公司黄金权益资源量968.81吨,位居全球前列。其中,国内矿山黄金权益资源量831.02吨,权益储量247.27吨,分别占比86%、75%;海外贝拉德罗矿黄金权益资源量137.78吨,权益储量84.01吨,占比14%、25%;产量方面,公司 2017年矿产金产量35.88吨(国内29.39吨(占比82%))+国外6.49吨(占比18%))。

3、中国最大黄金生产企业,通过“内生+外延”实现产量快速增长。按17年我国矿产金产量计算,公司占6.9%,为全国第一。未来将实现国内+海外两端同发力。国内:在不考虑山金集团优质资产注入的情况下,产量有望保持每年2吨左右的增速,预计18年国内产量30吨,明年后年保持约2吨左右增长;海外:随着贝拉德罗矿生产经营的稳步提升,未来将成为公司黄金产量增量方面的中流砥柱,18年预计贡献权益产量10吨矿产金,同比增长54%。(按照现有矿山进行测算,不包括未来国内外并购)。

4、旗舰出海,第一站联手国际巨头巴里克黄金。2017年公司联手世界黄金巨头巴里克黄金,以9.6亿美元成功收购贝拉德罗项目50%权益,该矿是阿根廷最大金矿及南美洲第二大金矿,也是国内黄金公司目前经营最大的海外金矿。截至2018年3月,公司占贝拉德罗矿的储量及资源量分为为84吨与137.8吨。双方资源端的合作还涉及到包括对位于智利和阿根廷边界、涵盖阿根廷弗龙特拉区的富有远景的埃尔印第奥金矿带(“ElIndio Gold Belt”)的项目和投资。此外公司9月末H股发行成功,同月与巴里克签订战略协议,引入其作为战略股东,进一步实现两家黄金龙头公司的合作深化。

5、优质资源禀赋及规模化生产共同打造低成本“护城河”。2017年,公司中国矿山现金营运成本仅为682美元/盎司,低于715美元/盎司的国内平均水平。其原因在于1)四座主力矿山品味高、矿床规模大;2)主力矿山位于山东省,成熟的基础设施给公司生产带来了规模效益;3)通过不断优化的采矿技术和自动化设备应用,公司实现了较低的矿石贫化率和采矿损失率。4)公司的采、选、冶炼产能在国内同行中名列前茅,规模效应显著。

6、稳健财务表现与多融资渠道为未来外延并购奠定牢固基础。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及其负债权益比例在中国同行中始终处于较低水平。同时通过黄金租赁合约进行短期融资,利率在2.4%~4.85%之间,同时作为省级国资委企业,公司历史上银行借贷利率为2.56%~5.70%;以上借贷成本明显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汇率波动较大的大背景下,公司9月实现港股H股上市,海外融资渠道的打通将极大的助力公司海外并购布局。

7、美元加息进入后半程,看好中长期黄金价格表现。从供需基本面来看,目前供需处于紧平衡阶段,目前的金价仅仅略高于全球黄金开采成本侧面反映了这个问题。目前,美国加息进入后半程,预期的边际改善将触发黄金行情的中长期上涨,此时,黄金勘探-投产的长周期将导致供应端缺乏价格弹性的现象将强化向上趋势。

8、股价超额表现明显,A股同业中股价弹性最大标的。从历史上看,公司超额收益显著(尤其是在金价上涨和外延并购的叠加期),吨市值和股价弹性明显高于同行业公司。基于当前黄金价格向上趋势,预计2018-2020年公司EPS分别为0.53/0.70/0.90元,对应PE=55.3X/41.4X/32.3X,对应PB=3.7X/3.4X/3.1X,维持“强烈推荐-A”评级。

风险提示:产品价格波动风险;资源开发风险;矿山安全风险;环境污染风险;黄金产量不及预期等。

正文

1、“资源为上、成本领先”的黄金全产业链龙头

国内黄金采选与冶炼的龙头。公司为立足国内、放眼全球的黄金全产业链龙头公司,其业务核心布局胶东半岛,并正逐渐扩展到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和福建省。业务范围包括:黄金开采、选冶,黄金矿山专用设备、建筑装饰材料的生产、销售。秉承资源为先的经营理念,公司目前控制及经营国内12座矿山,其中4座主力矿山位于山东莱州、招远;2017年,公司秉持“走出去”战略,通过与国际黄金巨头巴里克黄金以股权合作方式持有南美洲最大精矿——贝拉德罗矿50%的股权,迈出海外扩张第一步。

背靠山东黄金集团,黄金资源雄厚、产业布局全面。山东黄金集团为山东省国资委控股的大型国有企业集团,集团公司拥有逾40年的黄金开采行业营运经验,在省内胶西北地区建成了世界级黄金生产与资源储备基地,在省外建成了覆盖“东南西北中”的后备资源开发基地,同时在澳大利亚、加拿大、阿根廷等国家搭建了海外业务平台。集团目前有4家矿山位居“中国10大黄金矿山”之列,3家矿山位居“中国黄金经济效益十佳矿山”之列,11家矿山被授予“国家级绿色矿山”,打造了“黄金地产”优势品牌。目前集团持上市公司股份44.8%,未来,旗下的优质矿产资源优将先考虑注入上市公司。

自上市以来黄金产量保持高速增长:自公司于2003年在上证交易所上市以来,公司踏上稳健、高速成长之路。公司矿产金产量从2003年的约3吨增长到2017年的35.88吨,成为国内第二大矿产金生产企业(仅次于紫金矿业的37.48吨),CAGR高达19.4%。并已完成17项收购项目,资源外延步伐领先于国内同行业黄金企业。

资源位居国内翘楚,禀赋奠定强劲增长基础

公司黄金资源权益储量331.28吨,其中国内占比75%、海外占比25%。公司资源核心矿山主要位于胶东半岛,但正逐步将资源布局向全国化布局推进,目前已扩展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和福建省。根据最新披露,目前公司黄金权益资源量968.81吨(31148千盎司),权益储量331.28吨(10651千盎司)。其中国内矿山黄金权益资源量831.02吨(26718千盎司),权益储量247.27吨(7950千盎司)。其中山东省境内权益资源量、储量占比国内资源90%+;海外方面,公司阿根廷贝拉德罗矿的权益资源量为137.78吨(4430千盎司),权益储量84.01吨(2701千盎司),分别占公司资源量、储量比重为14%和25%。

公司旗下国内黄金权益储量247.27吨,位于莱州、招远两地的四大矿山占比八成。公司的国内资源中,三山岛金矿、焦家金矿、新城金矿、玲珑金矿为山东黄金四大主力矿山,位于山东省胶东半岛西北部的莱州及招远;四大主力矿山合计黄金资源量707.69吨(22753千盎司),占公司国内权益黄金资源量比重为85%;储量199.68吨(6420千盎司),占公司国内权益黄金储量比重为80%,为公司的核心资产。

四大主力矿山具备储量大、资源质地优良、服务年限长三大优势。按照2017年资源量计算,山东省占我国资源量29%,排名全国第一;公司在全国经营的12座矿山中,9座位于山东省,其中四大主力矿山,即三山岛、焦家、新城和玲珑金矿,位于山东金矿资源最富裕的招远、莱州区域;平均服务年限在8年左右;其主要的矿石类型为破碎蚀变演和石英脉型矿,该类矿床规模大、连续性好,大大降低了开采生产成本。此外,焦家、三山岛、新城和玲珑金矿产量分别为我国最大、第二大、第五大和第六大金矿。

产量列居全国前列,深挖内潜力、走国际化道路

在全国矿产金生产放缓背景下,公司产量近年稳定增长。根据黄金协会统计,2017年国内生产黄金426.14吨,同比下降6.03%,其中矿产金生产369.17吨,同比降幅18.59%,公司在此背景下,2017年全年矿产金产量35.88吨,雄居第二。2018年,山东黄金将不断深挖内潜,走国际化之路,计划产量将维持稳健、快速增长。根据公司战略规划,“十三五”末公司黄金产量有望达到50吨。

资源扩张来源于内生与外延同步发力

国内:扎根山东,持续不懈的加强国内布局

内生资源未来继续受益于资源雄厚、深耕黄金领域多年山金集团。控股股东山东黄金集团为山东省国资委控制国企,具备40余年黄金开采行业经验,同时也持有大量处于开发初期的优质黄金资源。集团公司的优质资源将成为上市公司未来增长的源泉之一。

自从2000年公司设立之初,公司旗下拥有玲珑、新城、焦家、三山岛、沂南金矿,十几年继往开来,公司始终秉承通过收购实现资源整合,扩大公司黄金储量规模。历史上,公司通过08年、12年、16年若干重要收购,实现了在山东省内原有矿山资源进一步补强的同时,进一步延伸到福建、甘肃等省份。

持续勘探及扩充进一步增加目前储量。公司近年在国内的黄金资源增储步伐明显加快。2017年公司在山东省内成功收购前陈—上杨家矿区金矿探矿权和平度金兴金矿的两个探矿权,并收购黄金集团的新城探矿权、玲珑探矿权、沂南探矿权等三个探矿权,进一步巩固了在胶东地区的优势地位。

海外:联手巴里克黄金,首站布局南美

2017年,公司迈出跨境出海第一步,山东黄金香港公司通过向境外银行贷款共12.6亿美元,与国际黄金龙头企业巴理克黄金公司开展合作,以9.6亿美元的价格购买其所属阿根廷贝拉德罗金矿50%权益,并于2017年6月30日实施了交割。截至2018年3月,公司占贝拉德罗矿的储量及资源量分为为84吨与137.8吨。

牵手巴里克黄金,收购贝拉德罗矿。山东黄金集团与巴理克黄金公司于2017年4月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主要签订内容:(1)山东黄金与巴理克旗下的公司在各持阿根廷贝拉德罗金矿50%的权益后,双方共同优化和提高贝拉德罗金矿的价值。(2)自2017年6月30日起,公司与巴理克对MAG实施共同经营,双方按购买协议约定的各50%比例分别确认资产和负债,并有权享有贝拉德罗金矿50%的产品及确认其所产生的50%开支。(3)山东黄金集团与巴里克正在探索一种可能性,让山东黄金集团成为巴理克的重要合作伙伴对位于阿根廷与智利边境的Pascua-Lama矿进行开发。(4)山东黄金集团与巴理克还对成为更广泛的合作伙伴表示了兴趣,包括对位于智利和阿根廷边界、涵盖阿根廷弗龙特拉区的富有远景的埃尔印第奥金矿带(“El Indio Gold Belt”)的项目和投资。(5)双方将成立工作组推进有关项目的确定及其潜在合作条款,并建立以便利双方之间的互访、学习和交流的机制。

此外,双方于18年9月进一步加深战略合作,互相约定在未来12个月双方一次/多次在公开证券市场购买对方挂牌上市股票,投资额不超过3亿元(双方基本对等)。

阿根廷最大金矿,开采历史悠久,配套完善。贝拉德罗矿是一座露天矿,位于阿根廷中西部的安第斯山脉高原地区,在阿根廷-智利边境以东六公里处,矿区海拔为3,800-4,800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阿根廷政府首先在贝拉德罗地区开始勘探工作;1994年加拿大企业通过拍卖获得贝拉德罗地区的勘探权,随后被巴里克黄金通过并购获得100%间接控制权,2005年贝拉德罗矿正式开始运营。

该矿山采取国外生产国外精炼的生产模式,生产流程涵盖破碎设施、山谷堆浸设施及Merrill-Crowe黄金回收厂,可以支持超过8.5万吨/日矿石处理量的山谷堆浸设施作业以及28万吨/日的矿石开采作。矿石经过冶炼后,山东黄金香港及巴里克黄金将按照其各自权益比例购买生产处的合质金锭。

贝拉罗德的收购将大幅增益公司储量。截至2018年3月底,贝拉德罗矿床矿产储量及矿产资源量分别为167.99吨(5401千盎司)及275.5吨(8859千盎司)。考虑权益后,公司占贝拉德罗矿的储量及资源量分别为84吨(2701千盎司)及其137.8吨(4430千盎司)。权益储量占公司14%。

贝拉德罗矿潜力:项目生产规划至2024年,后续改进计划将进一步挖掘资源潜力。根据RPA报告,计划2024年前开采合计4.07亿吨矿石,露天采掘作业将于2024年完成。期内预测矿石年产量2700万吨至3100万吨。矿石开采总量于2018年达到峰值,约7900万吨,2024年稳定下滑至3100万吨。2024年矿石开采完成后,矿石堆浸将再持续至2028年结束,预计累计额外回收约15.55吨(50万盎司)黄金及37.32吨(120万盎司)白银。

随着贝拉德罗矿生产经营的稳步提升,未来将成为公司黄金产量增量的中流砥柱。根据巴里克黄金和山东黄金公告推算,2017年贝拉罗德矿产金产量20.38吨,其中巴里克拥有13.89吨,山东黄金持有6.49吨(1oz=31.1035g)。2018年贝拉罗德指导产量55-66万盎司(折合17.68-20.52吨),若按全年50%的权益计算,2018年贝拉罗德项目有望为公司贡献8.84-10.26吨矿产金产量。

2、成本领先优势为公司一大优势:优质资源禀赋加领先技术

中国黄金行业中经营成本最低者之一。根据AAI报吿,2017年公司的中国矿山现金运营成本约为682美元/盎司,低于我国2017年行业平均总现金成本:715美元/盎司。

低运营成本的主要原因在于:

国内矿山优质资源禀赋。公司位于中国的四座主力矿山(三山岛、焦家、新城和玲珑)的矿石类型为破碎蚀变岩和石英脉型矿石,该类矿产规模大、矿体连续性好,平均黄金品位较高(国内资源平均品位3.06克/吨);

完善的供应链体系与发达的基础设施。公司历史上90%的矿产金产量来自山东省,受益于山东境内成熟的运输、电力、水、原材料、采矿设备及配套服务供应体系,生产效率与采矿营运具备明显的规模效应;

技术领先,采、选、冶三大环节均为业内翘楚:

采选能力充分匹配开采产能,技术业内领先。公司在各个中国矿山均配备一个或多个选矿设施,拥有国内18个选矿设施。目前,公司在中国内四大矿山所配套的日采选量分别为8000、8000、6500、4450吨,完全匹配公司矿山的冶炼需求。目前,公司中国矿山加权平均贫化率及平均采矿损失率分别为7.7%与5.6%,均为国内最低。(平均11.4%与5.8%)。选矿回收率保持在94%,远高于83.1%的行业平均水平。

冶炼产能不仅充分满足公司需求,同时外购原料加工业务也对公司营收产生积极贡献。公司目前具备山东、深圳两大冶炼厂,两大冶炼厂除来自旗下中国矿山的冶炼及精炼黄金,公司亦自第三方采购合质金及标准金锭,以冶炼及生产黄金产品。2017年山东冶炼厂设计产能105吨,2017年产量72.3吨,产能利用率达到69.1%,其地理位置离主力矿山较近,具备明显交通优势;公司深圳冶炼厂设计产能60吨,2017年产量100.5吨,受益于公司加工技术领先及冶炼厂布局位置优势,17年产能利用率167.5%。公司冶炼厂冶炼回收率达99.9%,为行业最高。

矿产金毛利率远超其他业务,横向对比优势明显。公司销售毛利率近五年来稳定在8%左右,其中矿产金毛利率高达40%以上,贡献43.4亿毛利,占公司毛利总额的94%。横向对比其他黄金企业,公司毛利率遥遥领先,这也得益于公司较低的经营成本。

3、稳健的财务结构及多市场融资渠道为并购保驾护航

稳健的债务比例与结构为公司优势之一。作为公司外延的“压舱石”,稳健债务比例与结构,为公司未来的收购提供了持续发展的动力。作为国内矿产金龙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水平处于行业较低水平,2017年的小幅上扬主要是公司收购贝拉罗德项目的短期贷款所致。随着18年的逐步偿还,公司资产负债率将回落到50%左右,为未来的收购提供财务空间。

银行借贷与黄金租赁合约短融提供给公司较低的利率。公司作为行业产量最大之一的企业,黄金租赁业务给公司补充生产经营流动性提供了低成本的短期工具,历史利率在2.4%~4.85%;另外,作为山东省国资委背景企业,公司银行借贷利率在2.56%~5.70%。以上两项融资工具的成本都显著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公司为少数A+H平台黄金企业。公司H股已于18年9月正式上市,作为国内黄金龙头企业之一,公司是业内少有的具备人民币与外币直接融资的黄金企业,在未来矿业资本并购市场愈发愈发的趋势下,公司双平台有利于多渠道且低成本的融资。

2018年三季度业绩受金价波动与营业外因素共同影响。公司18年三季度实现营收372.6亿,同比微降3.23%;实现归母净利润7.7亿,同比下降13.92%,实现每股收益0.41元。三季度单季营收112.43亿,同比-11.71%;归母净利1.58亿,同比-42.90%;业绩主要受到金价拖累和营业外业务拖累影响。1)三季度国内金价、国际金价均价同比分别-2.96%、-1.80%;环比分别-2.31%、-7.37%;2)三季度公司管理费用环比下降0.44亿元,但投资净收益和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环比减少0.55和1.24亿元,拖累整体单季业绩。

4、美元加息进入后半程,看好中长期黄金价格表现

黄金供应端供应掣肘于再生金,2017年全球黄金产量4398吨,同比下降4%。黄金的终极供应主要来自两部分:矿产金和再生金。2017年全球矿产金产量3269吨,占比总量的74%,再生金产量1160吨,占比总量的26%;黄金供应的主要因素在于再生金部分的减少。2017年黄金需求4058吨,较2016年下降245.5吨(-5.7%),下降的主要原因黄金ETF及其类似产品环比大幅下降。

黄金资源“勘探——投产”的长周期特性将导致未来增产在短期内难以匹配需求。根据USGS,过去6年中,伴随黄金价格的下跌,全球范围内金矿的勘查投入迅速下降,从2012年的97亿美金,下降到2015年的39亿美金,降幅达60%。金矿勘查投入的下降意味着新发现金矿储量的下降,从而对黄金未来的产出起到抑制作用。同时黄金项目的勘探-投产周期较长(10~20年),也导致短期价格上升时,供应弹性将相对刚性。

黄金的开采难度持续增长导致成本支撑位明显。站在目前角度来看金矿产量在持续增长,但对应的金矿的开采难度在大幅提升,储量增长缓慢,储量增长量不及每年的开采量,可采年限逐渐下降。金矿品位迅速下降推动黄金的开采成本大幅增长:黄金的90分位成本由2000年的200多美金/盎司(4443万元/吨)上升到2013年的1300美金/盎司(2.89亿元/吨),这也构成了目前黄金价格的一个重要支撑位。根据BMO Capital Markets 预计,金矿产量后续将持续走平,并可能在2019年产量触及峰值后出现回落。

加息进入周期尾声,黄金中长期行情有望开启

美元强弱决定黄金价格方向,M2趋势决定黄金反弹幅度,黄金中长期参与机会显现。美元指数作为综合反映美元“信仰”的指标,在实际预判金价中,并无领先性。我们认为一切价格都是货币的外在表现,美国M2增速能反应出美国的货币流通情况。金价在美元指数向下,M2向上时,有较大上涨行情;反之有较大的下跌行情。当前环境下,美国经济相对较好,美联储持续加息。美元高位震荡,而美国M2增速持续下滑至历史低位。加息的尽头意味着美元下跌,M2增速掉头。我们用美国国债期限利差模型预测,按照当前的加息速度,明年一季度或迎来美国货币边际上的宽松。届时美元计价的黄金大行情启动。

美联储鸽派言论叠加非农不及预期等利好,提供近期黄金参与窗口。近期,美联储对于利率观点正在逐步变化,11月中旬,联储主席鲍威尔首位官员一改之前的观点,表示表示目前利率“接近中性水平”;此外12月初,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公开呼吁推迟12月的加息保持利率稳定。布拉德讲话之后,现货金银短线拉升,涨幅均达1%,现货黄金现一举升穿1250关口。此外,2018年最后一次美国非农数据不及预期显示美国就业人口增长和薪资增长均不及预期。数据出炉之后,就业和薪资增长的边际放缓叠加美联储目前“鸽派”言论的大背景下,美元指数下挫而现货黄金则短线上行。

5、股价超额表现明显同业对比公司弹性最佳

作为国内黄金龙头企业,截至2017年公司保有黄金资源储量987吨,2017年共生产矿产金35.88吨,矿产金产量及资源量均居全国第二(仅次于紫金矿业)。

从历史上来看金价上行叠加外延并购情景下,公司超额收益显著。在黄金现货价格上涨的顺周期下,资源端扩张给公司带来了明显的超额收益行情:例如2007~2012年金价上行的大背景下,公司于2007年收购目前的主力矿山——玲珑金矿、三山岛金矿、沂南金矿及青岛金矿—鑫汇矿区,同时2008年~2012年区间,收购赤峰柴精矿、金石矿业、西和金宝金矿和福建源鑫金矿,和2017年收购前陈-上杨家探矿权与贝拉德罗矿的若干次收购,对股票价格上行带来极大增益。

历史金价弹性最优,吨市值目前处在合理水平。公司黄金储量987吨,吨市值0.59亿元。

目前公司PE、PB皆处在历史估值的中枢区间。公司目前PB=3.7X, 18PE=55.3X;公司PE、PB处于估值中枢上沿,但回溯历史来看,黄金价格回升叠加2016年5月的蓬莱金矿及归来庄金矿收购对公司市值提振明显。考虑到公司目前外延步伐加大,同时金价利好不断,公司仍具充分投资价值。

从历史上看,公司超额收益显著(尤其是在金价上涨和外延并购的叠加期),吨市值和股价弹性明显高于同行业公司,且稳健的财务状况与多融资渠道给公司未来外延并购打下坚实基础。假设公司18/19/20黄金产量分别达39/42/45吨,成本维持相对稳定(每年增长2%左右),预计2018-2020年公司EPS分别为0.53/0.70/0.90元,对应PE=55.3X/41.4X/32.3X,对应PB=3.7X/3.4X/3.1X,维持“强烈推荐-A”评级。

风险提示:

1.产品价格波动风险。黄金是公司的主要产品,黄金价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公司的利润水平。受世界经济、政治、需求等因素的影响,黄金价格的不确定性在加剧,黄金价格的波动将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存在不确定性,若金价出现大幅下跌,公司的经营业绩将会受到影响。公司通过加强对黄金市场的研判,建立专门营销机构,把握价格走向,规避价格波动,降低金价下跌对企业利润造成的不利影响。

2.资源开发风险。矿山的持续开采造成矿藏量逐渐减少,个别矿山存在资源接续紧张问题,为保证生产,公司已着手办理相关矿权的采矿许可。国家对矿山生产企业权证办理的管控和审批程序越来越严格,若在矿权审批过程中出现延滞现象,则会影响到公司的黄金产量和经营业绩。目前,公司高度重视探矿增储、生产接续和权证办理工作,以确保最大限度的降低资源开发风险。

3.矿山安全风险。矿业属于安全风险较高的行业,若发生安全事故,将会造成人员伤亡或财产损失,直接影响公司黄金产量、收入及企业形象等。公司将一如既往的严格抓好日常安全生产管理,推进安全生产标准化体系建设,加大安全科研力度,强化安全培训,提高安全水平,防范各类安全生产事故的发生。

4.环境污染风险。在黄金的开采、生产过程中会产生废弃物,若环保措施出现问题,废弃物中的有害物质将会对矿区及周边环境造成污染。一直以来,公司践行环保责任,根据国家要求建立完善的废水净化系统与环境测评系统,使整个生产过程处于受控状态,发生环境污染的可能性较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因自然灾害或操作不当,导致发生环境污染的可能,从而影响企业生产经营的正常进行。

5、黄金产量不及预期。公司目前有多个金矿正在进行扩产,包括三山岛金矿技术升级改造、建设世界一流矿山示范项目,焦家金矿、新城金矿、青岛金矿的改扩建等。若以上项目工程进度慢于预期,可能造成公司矿石处理量偏低,影响公司黄金产量。另外,公司国内外金矿品位也可能出现下降,造成公司在矿石处理量稳定的情况下出现黄金产量下降。如遇灾害、地质结构异常等情况,公司生产可能受到不利影响,也可能使黄金产量不达预期。

来源:香港国际矿业投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